网站首页 | 政务公开 | 教育资讯 | 教育新闻 | 法律法规 | 地方政策 | 校园剪影
教育科研 | 教学研究 | 教育随笔 | 局长信箱 | 文艺园地 | 校报校刊 | 下载专区
 
 
 
  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
游宇:绝响

http://www.gsjtj.gov.cn   2017/12/28   固始县教育体育局

    你是江南普通的浣纱女,却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。
    那一日,桃花灼灼,落英缤纷,正浣纱的你窈窕妩媚,顾盼自怜,一群锦鲤游过,瞥见你如花的容颜,怔住,忘记了游水,沉入布满鹅卵青石的河底。被好事者传扬,称你有沉鱼之貌。后世便把美貌如你者,谓之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。从此,汗牛充栋的简牍尺素、枕经籍书里,你便成了绝色女子的专用标签。有野心膨胀的男人为江山征讨杀伐,纵横裨阖,却因为这八个字英雄气短、功败垂成。
    怀春的年华,豆蔻梢头,月华如水。忽一日,你在溪边浣纱,一匹白色的骏马载着一袭白衣男子从你眼前倏忽而过,男子眼眸如星,俊美飘逸。只一瞥,那缕蚀骨销魂的冷光如剑,将你的魂魄轻轻挑下,横置于马背。此后,每一个慵懒的午间小憩,每一个撕扯不断的漫长无眠,青石小巷哒哒的马蹄便在枕边幽怨地响起,而你,便在马背上恍如隔世地颤栗。
    折一片乌桕树的叶子,复复反反地抚弄,把心事藏匿在船形的叶子里,山高水远,跌宕曲折。打听到的消息说,那个人是禹的后代,越王允常的王子。有人叫他勾践,有人唤他鸠浅。此后,你常在他打马走过的溪头,低头抚弄布满青苔的卵石,抬头遥望未曾去过的他的城邑,企盼清美的目光一如自己的沉鱼容貌,在繁富的街头驻足,于熙攘的人群中一下抓住那个若隐若现男人的目光,让他痴狂,让他朝思暮想。只可惜,飘渺的企盼总像风吹浮萍后留下的涟漪,只一瞬,便了无痕迹。你只能在夜阑之时含糊地轻唤,鸠浅,鸠浅,鸠浅……如飞走的鸠,从你浅浅的梦里飞过,栖息在遥远的白云生处。
    威严的朱门如山,高耸峻拔,望之生畏。你明白,于身份而言,你们只是分立于汹涌逝去的时间之河的两岸。明月之下,静看他雄姿英发,挥着那柄能刺穿岁月烟尘的利剑,如风,潇洒远去。而你,只能用心,用情,去追逐那束冷光,期望它能成为自己发髻上最耀眼的素簪。踟蹰于芳草萋萋的此岸,遥望风景旖旎的彼岸,无法泅渡便是前世的宿命。咫尺,命中注定,永远是遥不可及的天涯。你只能将一世光阴折叠于眼前,将依稀的背影置于清亮的眼眸,任暗恋潜藏,乱石崩云,兵荒马乱,直至眼神昏聩,地老天荒。你知道,他已浸入你的骨髓,融入你的灵魂,你再也无法把一见钟情的爱慕从骨髓从灵魂里硬生生地剥去。就如同无法将煦暖的阳光从春天剥去,无法将迷人的云霓从天空剥去。
    你病了,手抚胸口,微微蹙眉。心疼的相思如藤蔓疯长,霎时便长满了你的全世界。那些最柔嫩的触角,却似最坚硬的青刺,在惊涛裂岸的风里,呼啸而来,如飞矢,簇簇中的。心腑之痛,让浣纱的溪水失音,使田田的荷叶褪色。你在村西头最无助的徘徊,竟然被不明真相的围观演绎成了绝代风华的模板。而村东头那个清秀的姑娘,不是因为丑,而是因为你太过明艳,连模仿你也成了被嘲讽的对象,只能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任人打扮的历史里。命耶?幸耶?
    虽然远离战场,但杀伐的鼓角仍依稀相闻,争战的残酷也让你格外敏感。你不惧死,甚至渴望能和村子里其他年轻男子一样驰骋疆场,痛击外敌,建功立业。然而,那一次偶然的擦肩而过,惊鸿一瞥,你便永远惊惧地活在了刀光剑影之中。你明白,虽然铸剑界大神级人物欧冶子所铸的利剑就佩在那个人的腰际,虽然那个人能在箭矢如雨中所向披靡,一往无前,让对手谈之色变,但即使是战神,也不能保证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不出意外。
    意外终于还是发生了。那个暮色苍茫的黄昏,改变命运的小舟已然从夫椒驶来。只是,你虽然强烈地预感到了什么,却无法精准地判断到底会发生什么。
    灯光昏黄如豆,做樵夫的父亲满脸忧郁,你从他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中,明白了事态的严重:两年前的槜李大战,二十四岁的刚继承王位的越王出奇制胜,重伤吴王阖闾致其死亡。头脑发热的他轻率地得出“阖闾既没,吴不足惧”的荒唐结论,然后纵情声色,恣意作乐。两年后的现在,发现吴国虎视眈眈,秣兵厉马,大有兴师问罪之势。遂不听大夫范蠡劝阻,决定抢先下手,兴师伐吴,并贸然出击,结果在夫椒为吴王夫差所败,率仅存的五千人逃往会稽山固守。为自己的年少张狂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父亲的话,让你一下子懵了,借口去溪头浣纱,晕倒在那块光滑的石头旁……
    凉露浸醒了你。抬望眼,星如眼眸,那个白衣男子的俊朗让你恍然,余生,只能为他——这个梦中的男人而活,为这个家国而活。
    夜深了,浣纱的溪流铮铮淙淙,荷香,也弥漫而来。
    你平静下来,开始等待……
    等待的日子,你一点点了解了这个男人在吴国为奴的全部屈辱……
    忽一日,听到的消息称:每家每生一个男娃,奖励两壶酒,一只狗;生一个女娃,奖励两壶酒,一头猪……
    你笑了,那个男人,带着雄心,带着霸气,带着骨子里渴望的复仇,当然,还带着满身的沧桑和耻辱,回来了。你的直觉告诉你,改变命运的兰舟已悄然抵近,你似乎看到了那个矫健的身影,闻到了那人粗犷的呼吸。
    一天早晨,嗒嗒嗒的马蹄由远而近。来人下马,叩门的声音沉重焦躁,你抑制住内心的忐忑不安,强作镇定,开门,然后愣了——不是那匹白马,也不是那个朝思暮想的男子。那个眼眸如星的俊朗男子似乎在倏忽之间便消失了。
    来的人是越国大夫范蠡——后世一切关于你和他的浪漫桥段皆属臆测。其实,你是颤栗着听完他们的计划的。然后一下便跌进了不可测的深渊,欲哭,却发现眼泪早已被相思炙干。离得越近,相隔得越远,曾经渴慕的朝夕相处,耳鬓厮磨,却一下烟灭灰飞,终成黄粱一梦。拥有绝世容颜的你,将作为一份精致特别的礼物送给夫差,让他纵情声色,意志消沉,疏于朝政,进而亡其国家,一雪前耻。也就是说,作为和刀剑一样的兵器,你将和一个仇雠形影不离同床共眠……
    关于家,关于国,关于越王,关于负重和忍辱,关于生和聚,关于复仇和霸业……那个晚上,大夫范蠡悲壮苍凉的慷慨陈词微言大义让你平静下来。月斜西窗,你坦然无声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翌日,来到你浣纱的溪边,溪水清亮依然,那块浣纱青石板的水下,有鱼仍习惯地等待,等待再次目睹你绝世的容颜。你清楚,这是你在家乡的最后时刻。从此,你将告别家乡和父母,告别纯情纯真的少女时代,踏上坎坷不平前路未卜的凶险征程……
    你从泪水涟涟的母亲手中接过一把湿漉漉的白纱,用力最后拧了一下。此刻,风烟俱净,一串水珠如泪,滴入溪水,清越的声音在你离开的一刹那,便戛然而止……


添加:2017/12/28   录入:admin   人气:670

办公地址:固始县城南新区新二街与怡和大道交叉口  电话:0376-4606000  邮件:cgl6385@163.com
Copyright @ 2008-2018 www.gsjtj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:豫ICP备17038089号
版权所有:固始县教育体育局